株洲家園網 > 攸縣

懷念二十八年前在攸縣的那場高考改革
來源:株洲家園網 作者:本站 發布時間:2019-06-15
原標題:懷念二十八年前在攸縣的那場高考改革 藝為歡 2019高考日 七律.高考 文/藝為歡(新韻) 十年磨礪苦寒窗,胸有成竹赴考場。 深海捉鱉懷大略,九天攬月露鋒芒。 不惜昨日勞

原標題:懷念二十八年前在攸縣的那場高考改革

藝為歡 2019高考日

七律.高考

文/藝為歡(新韻)

十年磨礪苦寒窗,胸有成竹赴考場。

深海捉鱉懷大略,九天攬月露鋒芒。

不惜昨日勞筋骨,只為明朝作棟梁。

自信人生多意氣,夭夭桃李盡芬芳。

每次回鄉下老家,我總會到樓上撫摸著、凝視著那副曾經陪伴過自己求學時用過的大木廂,里面存放著我很多珍貴的資料、塵封的記憶,而這次在箱子里我驚訝地發現: 一份自己曾在東山學校復讀時的月考成績單。望著這張斑駁陳舊、殘墨斷頁的成績單,我細細捧讀,靜靜品味,當時全班80余人,都是全縣的復讀生,我成績一直名列前茅,這次排名第五……點點滴滴,又帶我重溫著曾經那段艱辛多難、一波三折的崢嶸歲月。

1991年高考實行“三南”改革,即海南、湖南、河南三省由從78年恢復高考來的文理分科改為分四類:醫農、理工、文史、地礦。每類均為四門課程,我選擇的是醫農類,科目有數學、英語、化學、生物。當時分科時,理工和醫農各兩個班,大家都沒感覺有什么不同,只管聞雞起舞、秉燭破夜,全心迎接高考。直到高考成績出來,大家都傻了:作為人們普遍認為“進入攸縣一中,就是一只腳已經踏入了大學門”的天之驕子們,我們兩個醫農班竟然包括兩名體育考生在內僅有四、五人上線,且全部都只上了大專!尤其有一名老師同學都認為能上清華北大的同學,竟然也只考了個醫學類大專院校!而理工、地礦類錄取率較高,文史也不錯。

1992年我來到了攸縣二中復讀,但不久所有復讀班被取締,因為“三南改革”的目的之一也是為了杜絕復讀生。當時兩種觀點:一種認為每年大量復讀生的存在,導致應屆生來年又復讀,這樣使得本來三年高中變成了四年甚至五年高中,形成惡性循環,所以從92年開始禁止復讀;第二種觀點認為不能因為一次高考機會而決定一個人一生的命運,從人道主義角度考慮應該有多次機會高考,所以支持復讀。這樣我在二中讀了一個月后就打起包回家了,在家干了一段時間農活后,終于得知恢復了復讀制度,但全縣只在東山(縣城,由一中主管文史地礦類)和紅杏(酒埠江,由三中主管理工醫農類)辦了兩個復讀點,我背著沉重的包裹、提著箱子踏入了紅杏學校,這里位于三中校外的一小山丘上,校舍原是一廢棄的工廠,破爛不堪。醫農類只一個復讀班,包括89屆、90屆遺留下來的老復讀生實在太多,達到了120多人,其中很多還是三朝元老!上課只能擠在一大禮堂中進行,我坐在后面,前面老師是誰、旁邊同學是誰,我至今都幾乎沒啥印象。

本以為可安安心心好好學習,沒想到雖然恢復了復讀制度,但對復讀生要求非常苛刻,甚至是有意排擠復讀生。不知誰出的荒唐主意:認為學生不學好語文不應該參加高考,故規定凡高中畢業會考語文成績沒達到65分的復讀生必須重考,但分數不計入高考成績,而我語文會考成績只有63分,無奈還得在緊張的高考復習中抽出時間來應付考語文。不久更令人無奈的政策又制訂出來了:高考必須要加考政治,為100分,并計入高考成績(這樣高考總分為150×4+100=700分),我們醫農理工類還得開始學政治了。不過還好,我對政治也慢慢有了興趣、找到了感覺,最后高考時也得了93分,加上其它四門成績共計582分,可誰也沒想到:當年最低錄取分數線竟然達到了599分,630分還只能上一般本科(即現在的普通一本)!這可能是高考史上分數線最高的一次了。究其原因,農林醫類高校少,而考生人數多,尤其往屆生比應屆生錄取分數線竟然高出三十分(而這之前,應往都是同班學習、同等劃線)。我當時雖然上了自費線,并且完全可以進湘潭大學學習,但因為社會對自費生有偏見,又不包分配、不遷戶口、不轉糧,所以我橫下一條心——再向虎山行,我又到了東山學校復讀。

1993年,相關部門也發現了92年高考改革的諸多弊端,所以再次調整,將醫農與理工類重新合并,科目為語、數、外、物理、化學五門。雖然加上了我曾經蹩腳語文、恐懼的物理,但姜還是老的辣,在全班80多名同學中,我成績始終還是前幾名,可是因為生活環境非常惡劣,學習壓力巨大,我天天飯不思、夜不寐,身體極度虛弱,體重瘦得只剩94斤,上課不斷咳血,考前體檢時才發現已經患上了嚴重肺結核!雖然醫院強烈要求我住院治療,雖然父親心疼得要我留著命輟學回家,但我堅持要參加這次高考,班主任老師也不同意我放棄高考,因為我早已是一個重本的既定指標了。可最終考得不理想,只上大專線,辜負了家人、老師們的一片苦心。

從91年開始,高考政策反復變化,從文理分科到分四類、杜絕復讀、復讀生與應屆生分離、復讀生與應屆生分開劃線(分差達30分)、加考語文(不計高考成績)政治,再到理工醫農重新合并為理科,改革恢復到原點,短短的三年,成了空前絕后的高考混亂期,我們醫農學子成了最無辜的實驗品、犧牲品,不僅擔誤了莘莘學子們的美好青春,而且使許許多多的優秀生與大學擦肩而過,無奈返回農村再種一畝三分地。

青春易逝,歲月難留,曾經的滄海桑田,早已物是人非,當年的高考學子都已白發染鬢。這幾年的高考改革步伐一直沒有停留,可有誰還會愿意去反思那段不堪回首、空前絕后的“三南高考改革”?有誰還會愿意去關注在那失敗改革中沉浮漂泊、耗損青春的我們那一代?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3d开组三特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