株洲家園網 > 生活

株洲85歲老人離世捐獻遺體,15歲時參軍,曾多次與死神交鋒
來源:株洲家園網 作者:本站 發布時間:2019-06-12
原標題:株洲85歲老人離世捐獻遺體,15歲時參軍,曾多次與死神交鋒 6月7日,端午節當天,株洲85歲的秦德禮老人與世長辭。當天下午,親屬遵照老人生前的遺囑,捐獻了他的眼角膜和遺

原標題:株洲85歲老人離世捐獻遺體,15歲時參軍,曾多次與死神交鋒

6月7日,端午節當天,株洲85歲的秦德禮老人與世長辭。當天下午,親屬遵照老人生前的遺囑,捐獻了他的眼角膜和遺體。

自愿無償捐獻眼角膜紀念證書(受訪者供圖)

現場

捐獻眼角膜

遺體將成“大體老師”

7日下午5時許,在省直中醫院ICU病房里,秦德禮老人走了。兒子按照老人“別給他人添麻煩”的遺囑,婉拒了遠方的親屬、老人生前的同事和部下到醫院送別的要求,僅邀請附近的親屬,趕到醫院見老人最后一面。

下午6時,醫務人員在現場與家屬辦好相關手續后,站在老人遺體前默哀,隨后摘除了老人的眼角膜并妥善保管。

晚上7點30分左右,老人的遺體經過處理后被運往長沙。

秦德禮老人的生命,將以另外一種方式延續:眼角膜將為有需求的患者重新帶去光明;遺體將成為醫學院學生的“大體老師”;他的名字將被鐫刻在長沙一處公墓中的石碑上,供大家紀念……

秦德禮生前給學生們宣講紅色文化(受訪者供圖)

見證

13年前簽的捐獻申請書上

至今仍有老伴的淚痕

秦德禮的兒子秦湘講述了父親的故事。

2006年,72歲的秦德禮從電視上看到一則關于遺體捐獻的新聞,他一下就動了念頭。

彼時,我市的遺體捐獻工作尚未開展。秦德禮四處打聽得知,長沙湘雅醫院已有先例,于是一個人趕赴長沙領取了申請書。

當天晚上,秦德禮將簽有自己姓名的“遺體捐獻申請書”交給了家人,并要求直系家屬簽字。

“當時太突然了,我們都反對。”秦湘說,傳統觀念是“入土為安”,如此一來,他作為兒子甚至還會被說為“不孝”。尤其是秦湘的母親,更是明確反對老伴捐獻遺體,甚至連續多日“冷戰”,不理睬丈夫。

執拗的秦德禮并未就此放棄,他開始不厭其煩地給家人做思想工作,同時還發動身邊老同事一起捐獻。

“我是一名老黨員,能將遺體留作醫學研究,也算對得起黨的栽培。”秦德禮對家人說。

三個月后,家人在申請書上簽字同意。這封申請書上的簽名處,明顯有浸濕痕跡,字體模糊。秦湘說,那是因為母親簽名時眼淚止不住地流。

秦德禮年輕時的照片(受訪者供圖)

傳奇

15歲參軍,學習密電碼譯制

多次與死神交鋒

秦德禮出生于陜西澄城一個貧寒農家,父親曾是地主家的一名長工,后來在土地革命中才得以“翻身”。

“解放軍不拿群眾一針一線,是真正為人民服務。”在父親的不斷教導下,秦德禮自幼向往軍營生活。15歲時,中學畢業的他正式進入部隊,后被推選至軍事學院,學習密電碼譯制。

1949年,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向西北進軍,解放甘肅、寧夏、青海等地。次年,秦德禮上了前線,負責電報的發送與接收。由于電臺是敵人攻擊的重點目標,他多次與死神交鋒。

有一次,秦德禮所在的部隊需要進行轉移。當時,秦德禮背著發報機和30多名戰友進行穿插。當他們快速行軍時,幾枚炮彈飛了過來,秦德禮幸運地躲過一劫,可他身旁的兩位戰友卻不幸當場犧牲。

在青海,因為軍事工事需求,部隊在轉移時,除了背負的槍支、彈藥外,每個戰士還要扛一塊近20斤的青磚。40里的路程,加之缺氧、勞累,途中有戰士暈倒在地,其他戰士則攙扶著暈倒的戰友,有的則幫暈倒的戰友扛青磚前行。

“當年在戰場,子彈就在我面前飛過,都可以感覺一股風從耳邊吹過。”秦德禮經常給晚輩講述戰爭年代的往事,要他們珍惜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。

秦德禮(后排右二) 受訪者供圖

余熱

退休后當志愿者

曾是湘江毅行最年長選手

1952年,秦德禮光榮入黨。“我是一名老黨員,要對得起黨的栽培”“國家給了我幸福生活,生前努力工作,生后也應發揮自我價值”……這些年,秦德禮除了給子女灌輸這些思想外,還經常通過實際行動,為社會作貢獻。

1957年,他轉業來到株洲,并成家立業,后在我市多家企業以及多個部門擔任要職。

退休后,閑不住的秦德禮組織志愿者,到網吧勸誡未成年人,當社會治安協管員,去學校宣講紅色文化……

2011年5月,78歲的秦德禮報名參加了湘江毅行活動,成為當年最年長的選手。

“既鍛煉身體,也能做公益,一舉兩得。”秦德禮當年接受晚報記者采訪時說,許多老同事得知他的“壯舉”后也紛紛加入。

對話

“爸爸要我莫被世俗眼光禁錮了”

記者:在你眼中,父親是一位什么樣的人?

秦湘:做事雷厲風行,永不服輸。比如當年為了參加湘江毅行,父親提前3個月開始訓練。趁著凌晨時分路上車不多,他就在建設路上折返跑。

記者:父親做出捐獻遺體的選擇時,你當時是什么心情?

秦湘:很復雜,家人也都持反對意見。

記者:那后來怎么都同意了呢?

秦湘:父親不停給家人做思想工作,我們也知道,他堅持的事情基本沒有回旋余地了。我們算是完成了他老人家的遺愿。

記者:父親的哪些事對你來說印象最深?

秦湘:太多了。父親因為胃癌晚期住進醫院后,經常會跟我念叨捐遺體的事情。他說自己作為個體的人是渺小和微弱的,以前為黨和國家的建設努力工作,死后捐獻遺體給醫學科研事業再做一點兒事情,是他的最后愿望。

今年4月30日,因病情急轉直下,父親被轉入省直中醫院內科ICU。他拉著我的手,用微弱的聲音反復叮囑我,要我不要被世俗眼光禁錮了,一定要幫他達成唯一的遺愿,將他的遺體和眼角膜捐獻出去。

來源 | 株洲晚報

記者 | 何春林

通訊員 | 譚盼盼

編輯 | 董介

審核 | 戴萍

(原創作品,未經授權,嚴禁任何形式轉載,侵權必究!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責任編輯:

3d开组三特点